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艺术理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艺术理论
徐州“八大家”是中国传统文化向现代文化转型的最好例证 发布时间:2015-03-23 16:33:00 发布人:徐州市美术家协会 来源:徐州市美术家协会 浏览量:1595次
 
 
 
实际上,“彭城画派”的提出有二十多年了。最早的时候,也开过会,出过书,徐州市的领导也给予一定的支持。去年,徐州市文联又重新打出“彭城画派”、“彭城书派”的旗帜,对此,徐州市委、市政府给予高度关注和支持。当时,在南京搞了展览;今年,又要在北京展示“彭城画派”的实力。所以,我特别为徐州的书家画家庆幸。
这是一种领导关注。领导给了“第一推动力”,这个力,可以使徐州市的艺术群体加速前进。或者因为努力不同,机遇不同,命运不同,在若干年后,也许从徐州的艺术群体中还会出现江苏艺术或者全国艺术的领军人物,这是尚未可知的。领导关注毕竟是个正能量。我认为“彭城画派”的提出,是件好事,而且正是时候。
当然我们绝对不能用过去的“书派”、“画派”来衡量当下的“彭城画派”。因为时代不同了,所以发展的空间和可能也不尽相同,画派也会呈现出不同的形态,演变出新的模式。
近百年时间,徐州出了八个影响中国、也影响了世界的艺术家,如李可染、王子云、朱德群、刘开渠等先生。他们是中国传统文化向现代文化过渡、在文化转型阶段实行对接最好的例证,我们可以从中国文化的传承中间寻找他们成功的秘诀。他们无一例外地接受了外国的文化辐射,但传统是他们的“根”,中国根基,世界胸怀,全球眼光,实现了中西合璧的完美过渡。他们生活的时代,没有意识形态强加,没有人说这是不能学的,这是崇洋媚外的。我理解的是,这些先生像无缝对接一样,完成了“中学”对“西学”的兼容。但是有一个问题,仍然像谜一样神秘:即为什么徐州这个群体成功了?
这应该和徐州这个空间有关系。徐州这块土地有山有水,得天独厚。我们经常讲,中国文化是河流文化,黄河,长江,淮河都是摇篮。其中有一条河流,从泗水县发源,西出曲阜、南走济宁、沛县、徐州、邳州、睢宁,一直流入淮河,这条河就是“泗水”。泗水在徐州文化史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古代中国人眼中的四条大河(四渎:江、河、淮、济),泗水就天然地沟通了三条。再加一条“汴水”,“汴泗交流”的“金三角”地位,造就了徐州的通达天下。可以想象一下三四千年、或五六千年前的徐州及徐州人,他们从来都和外部世界密切联系着。不是说徐州人他自己想有气度,这个交通优势,就让徐州人不再闭塞。回头讲徐州的八位艺术大家,在民国时代,他们走出徐州,此后有的又走出国门。他们达到了“国家层次”和“超国家层次”。因为那时相当闭塞,谁能得风气之先,谁就可能成为第一批的探路者和实践者。刘开渠先生搞雕塑,那应该是旧雕塑向新雕塑的过渡,他是个开创人物。李可
染先生的绘画,超越明清山水而为祖国山河立传,笔墨和意度都变化了。朱德群先生的画,形质俱变,由具象到抽象,含不尽之意。王子云先生对画论、画史的把
握,卓然一家。所以,在全民族闭塞的时候,他们先醒,先行,自然也就先成。别人呢,后醒、后学,自然就后成。他们是老师,别人是学生。这是个人宿命,也是时代大命。所以,一直到现在,徐州的书家画家还在享受这些先生们的文化遗产。
李可染先生在徐州教过学生,但他教学生主要在中央美院。但这并不妨碍徐州人以他为荣,以他的画风、他的做人为表率,来涵养自己的艺术。文化的传承不需要课本,不需要手把手,只要我们想学,就可以感应很多东西。所以,我觉得很多现当代的徐州书家、画家是很幸运、很幸福的。我们有一批大家前辈,应该说这些人是“彭城画派”、“彭城书派”的奠基人物,开山人物,即开宗立派的人物。虽然没有发表宣言,但是他们都应该被徐州后来者所敬仰,而且从心里感激他们,这一点很重要。
 

用微信扫一扫

懒人图库